首页 > 正文内容

保持外资稳定增长 促进经济转型升级

发表日期:2017年10月17日

  十八大以来,我国在吸收外资方面着力深化外资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放宽外资准入,加快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和边境经济合作区的发展,取得明显成效。

  五年来,我国吸收外资规模保持稳定。在全球跨国直接投资下降2%的大背景之下,2016年我国实际利用外资达到了8644亿元人民币,实现同比增长3%。2013年到2016年,全国累计新增外商投资企业10.1万家,实际引进外资5217亿美元。我国引进外资已连续25年位居发展中国家的首位。

  同时,五年来我国利用外资的质量不断提高,外资更多地流向高新技术产业。2016年,高技术业引进外资占比达到了19.1%,比2012年提高了5个百分点。目前,跨国公司在华研发中心超过2400家。

  当前,经济全球化呈现新特点,我国利用外资面临新形势新任务,要不断提升我国引资新优势,促进吸收外资实现稳定增长。

  1、如何评价我国目前利用外资水平

  【现状】外资在我国的国民经济发展中至今仍发挥着重要作用,不仅在就业、税收贡献方面占有重要比例,而且在中高端制造业、先进技术的市场份额方面仍发挥着重要影响。所以,外资数量的增减涉及国民经济的稳定发展,关乎外贸出口的增长变化。拿我国利用外资水平同国际主要国家相比,目前我国人均吸引外商投资仅97美元左右,与世界人均110美元和发达国家人均534美元的水平相比仍差距甚远。因此,我国仍有条件保持利用外资的持续增长。甚至可以说,在中国崛起的全过程中,我国积极、主动、有效利用外资的政策仍不应改变。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文件,其中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要求主要涉及三方面的内容,即放宽投资准入、加快自贸区建设和扩大内陆沿边开放。其具体要求实际指的是扩大市场开放,进一步放宽外资的市场准入、实现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而加快自贸区建设实际指的是要努力按照国际上的高标准实施开放政策,这些要求的核心是扩大市场开放,积极有效地扩大利用外资,特别要处理好并重视中西部的对外开放问题,发挥中西部在承接产业转移方面的优势,促进东中西部协调发展。

  2020年是我国“十三五”的最后一年,也是我国完成第一个百年任务的关键之年。要想如期完成奋斗目标,必须保证“十三五”期间年均经济增长率不能低于6.5%。目前,2015年和2016年我们已圆满实现了6.7%的实际增长率,从目前经济增长的前景分析,虽然我们对增长充满了信心,但我们也要看到,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困难仍然存在。其中,外资作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不容忽视。

  扩大市场开放、积极利用外资有利于经济转型升级、加快形成新的增长点。目前,外商投资的重点集中在服务业和高技术领域。这次我国新公布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结合国际投资格局的变化,大胆放开了服务业中的众多领域、部分高端制造业领域,同时还放开了部分产业投资的股比限制。这些新的开放政策必将对外资产生新的吸引力,而随着外资的进入,必将推动部分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的快速发展,形成我国经济新的增长点。

  最后,扩大开放有利于我国更主动地参与国际竞争。当前,虽然全球经济已进入复苏阶段,但经济增长的深层次矛盾依然复杂,国际竞争日趋激烈,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中国在国际多个场合一再强调坚定支持国际多边体制,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并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响应与支持。在此环境下,中国有必要身体力行,坚定走开放型经济发展道路。此举不仅有利于增强我国经济自身的发展活力,同时也将有利于我国在国际竞争中获得主动,更有利于我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进一步扩大我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

  2、如何看待我国招商引资面临的环境

  【数据】目前,全球直接投资放缓对我国招商引资产生影响。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的报告分析,受美欧经济复苏和美联储加息影响以及低油价驱动,全球资本流入发达国家的比例大幅上升,高达9841亿美元,增长约74.7%,美国再次成为最大的资本流入国,欧盟外资流入量在连续3年负增长后首次出现回升。与此同时,流入发展中国家的外资则仅增长6.9%,为7523亿美元。由此可见,近年来发达国家在FDI资金流入和增速方面均占有绝对优势。

  目前,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对我扩大引资也形成新的影响。美国总统特朗普强调的美国优先政策可简单概括为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把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放在十分突出的位置,实行奖出限入政策,特别是特朗普抛出的减税方案的影响力更是不可低估。其可预测到的影响有:一是刺激美国资本回流享受美国低税收政策,支撑美国经济进入持续增长阶段;二是将对国际资本流动产生较大影响,甚至不排除个别国家为了提高对外资的吸引力会竞相采取减税的方法,以进一步提升吸引国际资本的能力。国际资本市场这一新形势将对我国扩大招商引资带来一定影响。

  此外,亚洲新兴国家凭借其劳动力优势,正在不断加大引资力度并对我扩大引资形成新的挑战。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东南亚国家由于在1998年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和影响,在金融领域方面抗风险的能力有了明显的改进和提高。所以,本轮经济危机对亚洲及东南亚国家整体破坏性较小,这些国家经过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特别是通过扩大服务业市场开放,在制造业出口市场萎缩的同时形成了新的服务业竞争优势。比如,原东盟五国成员的经济增长基本维持在较理想的水平,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这些国家近几年来在招商引资方面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增速,且在服务业方面又形成了新的竞争优势。此外,东盟十国中的第二方阵(以越、老、柬为主的经济体)则正在依靠扩大市场开放改善投资环境,通过发展外向型经济形成了新的出口竞争优势。目前,对于中国来说,无论在出口贸易方面还是在扩大招商引资方面,来自上述国家的竞争是十分明显的。

  目前,我国东部地区占我国利用外资总量的84%。近年来,东部地区利用外资金额的增长主要体现在服务业方面,其制造业由于要素成本上升等传统优势的减弱,外商投资利润空间缩小,投资回报率减少。当然,东部地区的投资存量已经较大,在国际经济下行周期中,大规模的增资也不太现实。此外,由于历史上东部地区的外资主要以制造业为主,鉴于目前国内制造业成本压力较大,利润较低,这也是影响外商投资积极性的重要因素。

  3、如何扩大市场开放做好招商引资

  【分析】当前,发展中国家都在不断地加大实施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使我国利用外资面临竞争。我们必须果断采取利用外资的积极促进政策,将扩大利用外资同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提高产业竞争力有机地结合起来,长期保持和巩固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和影响力。

  要加快营造有利于内外资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良好的营商环境主要是指市场应具有公开透明的基本特征,关键要保证内外资企业各项政策的统一性,即要做到完全的国民待遇。首先,要有完善法律法规,要有公开透明的保障机制。从现阶段看,实现外资三法合一的条件已经成熟。 

  此外,要针对国内实行的众多产业政策特别是各主管部门颁布的行业准入的规章制度认真核对修改,使之符合国际通行的有关做法,全面落实外商投资企业的国民待遇。同时,要通过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引入竞争机制,规范市场竞争行为,创造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环境,以良好的投资环境扩大吸引外资的力度。

  要采取积极有效措施引导外资流向。鉴于目前我国东部和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格局,我国对东部和中西部的外资促进政策应有所区分,东部地区应更加注重服务业利用外资,适当开放具有投资价值的服务领域,积极稳妥扩大金融、证券、保险等各类服务业的对外开放;中西部地区仍需注重制造业利用外资,放宽中高端制造业外资准入条件,尽快出台更加开放的中西部地区产业投资指导目录,鼓励中西部有条件的地区建立产业转移承接基地;确保在土地和政策方面提供必要的倾斜,确保见到实效。

  要进一步改善投资的软环境,落实外商投资登记制。目前,我国对部分领域是否继续鼓励外资进入仍存在分歧,需统一思想,达成共识,确立新形势下保持利用外资稳定增长的战略思维。创造条件不断缩短负面清单,同时要高度重视改善投资的软环境,即在外商落户、办理手续等方面提高服务意识,加快政府职能的转变,落实投资便利化措施。

  要加快研究出台利用外资的新政策。面对当前国际资本市场复杂的竞争格局,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特别是要加快研究和制定鼓励战略性新兴产业、节能环保产业、现代服务业、现代农业等与我国转变发展方式相适应的产业引资政策。要加快研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开放政策、鼓励投资领域及新型利用外资方式,多途径、多渠道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国际合作。要进一步开放重点产业和机械制造业外商参与兼并收购的政策,解决好外商投资企业的国民待遇问题,确保外商投资企业享受国内相关技术创新和研发的支持政策。